鸣佐,柱斑,弓士,朱修,博晴,马场林,碧玉,郑楚,哈德,莱杨,越前兄弟,不拆不逆,想学习开车,我爱论坛体

家有一子

二(下)

   无限月读解开,妄想破坏世界和平的大魔王被打败,本应该消失的在众人心中的阴霾却没有完全消散,想起刚才看到和听到的内容,如果现在残存的唯一宇智波和他那两个族人一样想要统治世界怎么办?如果那个漩涡鸣人这次站在宇智波那边怎么办?当然也有好事者暗自偷笑,木叶真是丢人丢大发了,村里的机密都被曝光了,这逼着人杀自己全族的手段和血雾之里也是不相上下了。

    在场的大多数忍者纷纷陷入自己的思绪中,有想要打探消息的也不敢靠近事件的中心人物们,等所有人缕清思绪后,鸣人和佐助早就抱着小婴儿离开了战场的范围。

  ...

要不要去申请开通超话啊?

家有一子

二(上)

  小婴儿委托给卡卡西抱着,两人健全的手臂一同抬起,无需多言也不用互相等待,两人的手直接合在一起,结成子之印,无限月读瞬间解开。在无限月读解开的一瞬间,鸣人与佐助二人这段时间的经历出现在即将苏醒的忍者们的脑海中。


沉浸在梦境中的人们逐渐醒来,各自的梦境与脑中突然出现的记忆相互交替着,让许多人还分不清现实与梦境。有人的在交流各自梦境的内容,有的人探讨着这段突如其来的记忆,还有人暗自思索着这内幕能给自己带来多大的好处。但是造成这一现象的鸣人与佐助却丝毫不知道自己的经历已经被免费放送,甚至可能带来巨大的影响。


无限月读已经解开,鸣人...

家有一子

 鸣佐only(大概),有断手,这很重要,有子,OOC,不同的地方都是二设,其他想到再加再改,不知道有没有人写过



  终结之谷,两个人用尽了最后的力气,躺在交叠在一起形成和解之印的雕像手指上,从各自断掉的手臂里流出的鲜血交汇在一起。


“同一件事不要让我讲那么多次,你怎么还听不懂啊!”鸣人有些得意的说道,“这么说,你其实还蛮笨的嘛!”


  “……吵死了,你这个吊车尾的。”


鸣人再次听到熟悉的吊车尾三个字忍不住笑了起来,正想反驳几句的时候听到了一阵阵哭声,...

【柱斑】顺路

环戊烷多氢菲衍生物:

斑离开木叶之后,带九尾攻击木叶之前,与柱间偶遇的脑洞。


随手写写,就是想让俩人吃个饭打个架聊个天。


万字短篇,一发完。


----------------------------


雷之国从来都不是一个让人舒服的地方,如果相比木叶的话。


这片三面环海的国度地势气候都很多变,内陆处锥峰兀然林立直冲天际,其间川泽遍布,水汽氤氲蒸腾,为毒虫瘴气带来可乘之机,青松苍柏在岩石风化后形成的贫瘠土地上扎根,吸吮浓稠呛人的水汽,竟然也生得葱翠,山林间幽谷深涧众多,不时顺风传来呜咽呼号,藏匿着令人毛骨悚然的未知生物。靠近海岸略略有些零星...

【鸣佐】橘子皮

+EuthanasiA+ACG报社创作处:

·一个有关孩子的故事


·有关腐朽溃败了的英雄们的故事


·有生理性不适描写,需带好十二分的心理准备进来,心脏脆弱的亲妈粉绝对不要看


·原作700+与BRT前提的阴阳遁生子


·1w字一发完结,全篇比喻之术


·堪称丧心病狂,极度报社,病入膏肓,作者对火影的心情的完美体现,不写的话我真的再也写不出东西了


·所有的人都没有好结局


·因为ABSB...



【柱斑|带卡】伤痕

环戊烷多氢菲衍生物:

【柱斑|带卡】伤痕



短篇1w+,一发完。wen[ge背景设定。



我这一辈子没有再见过像他们那么精彩的人。


我第一次见到老师的时,才刚千里迢迢从乡下坐了三天的绿皮火车来到城里。那时候,我十七,老师四十三岁。


老师前后带过我三年,但是瞧瞧我做的那畜.生都不如的事情,我配不上再称他一句老师,算了......斑,他叫做斑。


斑在那个气温接近四十度的炎热午后在北站外面接我,那时候能有幸跟着他的学生很少,他闲得很。我后来都十分怀疑,他提前半日骑车纵穿小半个城市,只是想了解欣赏市井...

反正也没人看得到

刚才看到个文,是说带卡有了个儿子的,就想起我这几天一直在脑补的脑洞,也是想给带卡搞个儿子,儿子是个穿越者,一开始想法是带土意外和水之国的游女什么的意外搞出的儿子然后他自己跑到了木叶生活后来因为长相被卡卡西收养再后来暴露是堍崽子这样,一开始还有没有其他想法都忘记了,不过越想越觉得不行,好雷啊自己先被雷到了,怎么能让带土随便和别人睡还搞出儿子呢,连穿越者都不怎么雷了,虽然一直觉得穿越者什么的很雷到是我同时还特别喜欢穿越,现在的想法就是穿越者还是有的,就是儿子搞成人体试验来的了,而且我大概会吐黑泥,其实说了这么多废话就想说这不是第一次了,每次有想法不赶紧上然后就会看到有人写了,然后就更没有勇气了,就...

1 / 3
© 无妄趋同人 | Powered by LOFTER